• Tag:滑雪

        第一次在湖南以外的地方过年,似乎多了以往不曾有的福利,在北京过年还能P颠P颠地跟着舅舅去滑了两次雪,第一次只能战战兢兢地上初级道,第二次理所当然地去中级道混了,可惜当天高级道有冰,教练说不管谁上去都得狠摔,想了想我的屁股,还是作罢,就在中级道混混。

        当天去的人还是很多的,光上坡就得排队等半天,像我这种不太熟练的,就会和其他滑板挤在一起,难舍难分。每次上坡都用牵引杆,时不时地伴随发动机的轰鸣声颤抖,看着前面上坡摔倒的人,还是很恐怖的,心想要是不及时离开牵引道会被后面的人的雪板...“铲平”...

        第一次去给我了一件巨艳的滑雪服,自己都被闪到半天,心想万一在哪个小角落摔了,还能容易被找到...这次去随机给了件深沉的,还好,有了上次的经验不怕会摔了。穿上滑雪服的我立刻有了侏儒的效果…… - -那天阳光太刺眼了,简直要刺瞎了老娘的眼睛…… *_* 本来逞能不要雪镜,结果一出门被当天艳丽的太阳闪到……囧囧有神地戴着这个几乎比我脸还大的雪镜了……里面还有我的近视眼睛,要相信这幅雪镜的巨大包容力。

    滑雪的我=巨大的雪镜+巨大的滑雪服+巨大的手套+巨长的雪板+几乎没用的雪杖

        老妈给我们滑雪前拍的合照,她对这些运动都不是太感冒...本来打算拍我们滑雪时的照片,结果我们一分散,都变成白茫茫中的几个小点了……还好还有张完整的影像。阳光真刺眼!